主页 > 新闻 > 正文

【文化周刊】毛笔西施

2019-08-16

  刚入夏,太阳就放射着灼热的光线,热气迎面而来。石家庄市棉一立交桥古玩市场上,门庭若市,人声哗闹,我刚转了一圈,额头就沁出了汗珠。在邻近马路的边沿地带,我看到了“毛笔西施”的摊位。

  说是摊位,着实也就两张摊开的报纸那么大,上面摆着各式百般的毛笔。“毛笔西施”坐在小凳子上,正在热情地给顾主先容毛笔。她六十多岁,一头染成微黄的海浪卷的头发,上穿藕紫色外套,脖子上系着一条项链,下着玄色方格的裤子,脚蹬一双与上衣颜色沟通的鞋子,挺时髦的一位老太太,怪不得人们称她为“毛笔西施”。只是她脸上的皮肤如核桃皮,皱纹密布,写满了人生的沧桑与辛苦。

  “毛笔西施”本名徐银花,江西进圣人,她的田园被称作中原笔都,大家城市做毛笔。二十年前,她和丈夫来河北做毛笔买卖,先在衡水开了一个店面,买卖不太好,七年前丈夫回了田园,她则投奔在石家庄打工的女儿,以后在石家庄安营扎寨,摆摊卖毛笔。丈夫在江西田园认真制笔,把货发过来,由她来卖。一年前女儿也回江西了,现在只剩下她一小我私人。她把租的两间屋子又转租一间,可以节减一点开支。

  我蹲在摊位前和她交谈起来,她很健谈,虽带着些江西口音,但平凡话说得还不错。不时有人过来看毛笔,她按照顾主的环境,保举给他们得当的毛笔,什么狼毫、羊毫、兼毫、猪毫,什么行、楷、篆、隶,门儿清。她的毛笔有五块钱一支的,也有一百块钱一支的,顾主尽可以讨价还价。有的笔杆是自然的竹竿,淡淡的绿色,披发出植物清爽的气味。在较量美丽的笔杆上,还镌刻着她丈夫的名字,她说那是听了一位书法家的提议,给自产的毛笔打品牌。她很其实,也很夺目,笑靥如花,给人以信赖感。她说,有一次一位书法家来买毛笔,问好使欠好使,赛车信誉群,她说你拿走几支试试,不消给钱,假如欠好使你把笔退给我就行。几天后,那位书法家又来了,还带着十来小我私人,兴奋地对她说,买支好使的笔,比找个好妻子都难,你的毛笔太好用了!这些人一下子买了一万块钱的毛笔。徐银花说,石家庄的文化人多、人好,一年能挣个两三万元,以是,我舍不得分开。虽然,挣钱也很辛勤。只要不是极度恶劣的气候,可能抱病,徐银花城市出摊。偶然骑自行车,偶然坐公交车,石家庄市往往古玩市场都留下了她的身影,很多人都熟悉她。她不只摆摊,偶然还到大学尤其是晚年大学兜销毛笔。午时饭经常本身带着,放在保温壶里,偶然在市场买几个馒头拼凑一顿。

  我有点不太大白,丈夫、女儿都回田园了,徐银花年逾花甲何须一人独自在他乡苦苦打拼?徐银花对我报告了她凄切的受骗经验。十几年来,她辛辛勤苦积攒了三十来万元,本想在石家庄买一套屋子,她老头儿差异意,说,家里有屋子,干吗还要在外地买屋子?其时买房还差个十来万元,就想着除了更勤快地卖毛笔挣钱,还得理财,让钱生钱。没想到,陷入了一个圈套!徐银花说:“刚开始,给的利钱确实很高,那家公司还组织去新马泰旅游了一趟,我也算出了一趟国,认为很划算,就加大了投入,其后把三十万元所有投进去了。谁知,那家公司再也找不到了,钱上当了个精光!当时,我死的心都有啊!每天哭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一下子瘦了十几斤,几天韶光头发全白了。我其实想不通,本身天天这么辛勤,从来没害过人、坑过人,靠厚道劳动过糊口,为什么老天这么不长眼,让我这么晦气,全部积储一下子全打了水漂儿。过了几天,我从床上爬起来又出来摆摊,人们说,出了这么大的事,尚有意思摆摊啊。我说,日子还得继承过下去,不摆摊又能咋样?”徐银花在讲这段经验时,语气安静,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。徐银花是一个坚定的姑娘,她没有不断地懊丧和品味疾苦,没有沉湎在难过中不能自拔,没有在上当的门槛绊倒后就爬不起来了。徐银花迈过了那道门槛,她不平输,统统从新再来!用更勤恳的全力,给将来铺展一条通往但愿的幸福之路。

  徐银花笑着说:“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现在我又攒了五六万元了。我固然晦气碰着了暴徒,可照旧很荣幸地碰着了更多的大好人,给了我继承糊口下去的勇气。他们得知我上当个精光,都替我惆怅,慰藉我说,钱没了再挣,尚有我们呢!有个书法家常常来买我的毛笔,一买就是上千块,给我起了个外号‘毛笔西施’,还把我的故事发到了网上,其后,来买我毛笔的人就更多了。我初中结业,文化水平不高,但我知道西施是古代一位美男,怎么能和人家比啊,我知道各人这么叫我,是在帮我。我到大学去卖毛笔,门生们见了我也喊‘毛笔西施’。”说到这儿,徐银花笑得像一朵绽开的花儿。

  我油然从心底生出对徐银花的恭顺和信服,她那看似消瘦的身材里竟储藏着云云强盛的能量,坚实、固执、勤恳,不惮风雨,不怕灾祸,摔倒了,拍拍身上的土壤,继承前行。

  目睹要到午时了,我让徐银花给我挑几支毛笔。固然我从小练过毛笔字,但那点工夫早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。我一向想从头练笔,却一向畏葸不前。那么本日,就从“毛笔西施”的毛笔开始吧。(刘江滨)

微信赛车群